最新小说->穿越小说->来自异空间的爱人--猎人同人->来自异空间的爱人--猎人同人第8部分阅读
关灯
护眼
字: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


  “貌似吧……”看了看不远处的宅子,我微微抽了下嘴角。这里的主人还真是有够小心谨慎的了!房子门前居然还有个小迷阵。还真是玩不够……

  “看来,若又发现有趣的东西了吧。”库洛洛转过头,看了一眼明显说话都透着底气不足的女人。

  “啊……”

第1页结束

第2页开始
  “要休息一会儿吗?”酷拉皮卡走到若岚旁边,看了看若岚有点儿苍白的脸色。两天来他们一直没有停下来休息过,虽然一方面也是若岚自己要求这样的。

  “(精彩小说推荐:犯賤三姐妹)大概要多久?”飞坦只是看了一会儿若岚。

  “用不了多久。不过,我想先休息。我并不确定那个里面是不是就真的没什么小东西在了。”越来越觉得这里的主人一定是恶趣味。没事儿也不嫌累,基本上,只要是能放置阵法的地方他都设了阵不说,还一个套着一个的来……

  “那就休息到若觉得可以为止好了。反正,都已经走到这里了。”库洛洛淡淡的说道。看着轻轻出了口气的若,转身找了个正好可以看到不远处屋子全貌的地方坐了下来。

  “那幢房子建的很漂亮。不过,那样的屋顶,没什么用处吧……而且,看起来很亮,就只是为了漂亮吗?”小杰坐在离若岚不远的地方。看看若和飞坦似乎还没有进入旁若无人的状态,有些放心的问起了他好奇的事情。

  “那个啊!那种屋顶最初是为了什么我也不太清楚。不过,我记得有个朋友和我说过,那样的屋顶其实可是很科学的哦。你看啊,那样的斜顶,不管是下雨也好,下雪也好,都不很容易积存,这样就比较不容易造成自然损坏啊。还有啊!屋顶上是斜坡,又是用的比较滑,不容易落脚的琉璃瓦,这样一来呢,就算有贼,也不太容易从屋顶侵入呢。”我指了指宅子的屋顶,向小杰说了下我知道的,并不一定很正确的理论。毕竟,我自己都清楚,真正有本事的贼,你就算在屋顶上淋油,他能上去也一样可以上去。

  (精彩小说推荐:意外)“不过,看起来,那些瓦片都是一片一片放上去的,真的不会漏吗?”小杰很仔细的打量了一会儿,问得还真是很实际。

  “哈哈。小杰啊!你不是真的以为下面是空的吧。瓦的下面可不是空的哦。”我仔细的想了一会儿,干脆的移动到了小杰的旁边,很认真的把我知道的这种很古早之前的建筑方式向小杰解释了一遍。当然,我知道的也就只是基本的,大概应该是个什么样子的雏型。而小杰问出的很多细节问题,基本上,我是想都没想过,因此也不太可能说得明白。不过,对于我把自己知道的都告诉他,小杰还是很满意。而且,他似乎非常喜欢这种建筑风格的样子。

  “你们两个研究这种东西,是打算出去之后也盖个一样的吗?”奇犽看着坐在一边一直进行关于房屋结构的讨论的两个人,有点儿不耐烦起来。

  “盖一个?算了吧。这种房子是很好看,住起来也是挺不错的。不过啊!这种房子,可是需要定期保养的。很麻烦。”我侧着头想了一下。

  “保养?那这里的这个?”奇犽奇怪的转过头打量起不远处的大房子。

  “那个啊!它是被人用特殊手段处理过了。就算放它在那里几百几千年,也不会有什么变化的。”只是,真的是让人很意外。这里的主人,居然有这么高的修为啊!看着那幢房子,我静静的沉默了起来。有种不太起进去的感觉。似乎,从发现那个平(精彩小说推荐:无奈的权色交易)面魔方的阵法开始,我就一直对这次的出行,不是那么的期待了啊。

  “走了。”飞坦看着一直盯着目标的房子发呆的若岚,站起身,走到她旁边,淡淡的说了句表示休息应该结束的话,打断了若岚的沉思。

  “嗯。”被飞坦的声音吓了一跳。我转过头愣愣的看了他一会儿,眨着眼睛想了一下,轻轻的点了下头,站起身,习惯性的拍拍身上的衣服,看着早就在飞坦对我说话时就已经准备好动作的蜘蛛群,我不禁有些失笑。他们,似乎早就不耐烦了吧。

  “这个不用想的吗?”信长站在房子的大门前,看了一眼果断的要求他们从墙进去的女人。

  “这个啊!当然不用啊!我们不是来当贼的吗?当贼就要有贼的职业道德哦!怎么可以正大光明的走门呢?”我眨了眨眼睛,笑呵呵的看着信长的脸在听了我的话之后越来越难看。

  奇犽还以为若岚笑得那么开心是要说什么。不过,若岚说完之后,他到也是毫不客气的笑到连捂嘴都免了。到是小杰很别扭的想要不笑,却不太得要领的样子。

  “你还不上来吗?难道让我住在墙上吗?”飞坦扫了若岚一眼。阻止了她那明显还想继续说点儿什么的嘴。

  “切!”真是的,要不是信长自己送上门,我也没有这种机会嘛!才说了一句而已。我不甘不愿的纵身跳上(精彩小说推荐:同学们的杂交会)了墙头,蹲在墙上,打量着院子里的布置。

  “里面没什么太过火的东西。小心点儿就没事。一会儿大家就先跳到左面的那个小亭子上面,千万不要跳到下面哦。”我看了看院子里的阵势。只是个小五行的阵法,变化也并不很难,看来,自己的视线范围内,总是自信最盛的地方吧。“然后再跳到正中的那条小路上。之后,直接走过去进门就行了。不过,进了门,最好再停下。我再看看。”小心点儿,应该总是没有错的吧。我说完之后朝库洛洛点了下头。示意他已经可以了。

  

  应该说,屋子里面没有任何的阵势并不出人意料之外。或者说,这才是意料之中吧。包括苍狼在内,几乎所有人都到屋子里面去转悠或是探险了。我一个人在正堂的软垫上坐了下来,半仰着头看着一进门,差点儿让我撞墙的三清画像。

  画的很好,笔功也很妙。可是,明明应该飘逸脱俗的三清画像却透着一股难以掩盖的杀伐之气。让人根本无法感受到任何道的气息。很难想象这些画像是这里的主人所画。毕竟,从在外面开始,不管是阵势,还是这房子上留下的气息,都很明显应该是个修为深厚,性情温润的人。和这些画,相差太远了……

  “这些画有什么问题吗?”酷拉皮卡回到正堂,在若岚的身后停了下来,看她似乎已经盯着那几幅画看了很久的样子,不觉就有些好奇。
(精彩小说推荐:阴蒂的解剖生理)
  “问题还不小呢。也许,这里,并不是只有一个主人吧。”不管怎么想,我也不觉得这些画会是布置外面阵势的人留下的。而且,还有一点。唯一和这些画留有相似感觉的地方,就只有那座桥,那座不管怎么想都有点儿格格不入的桥。

  “若猜的很准哦!我们找到了两处布置风格差别很大的房间哦。要一起来看看吗?”侠客靠在正堂的大门边上,笑着朝正转过头的若兰比了比打算带她去的方向。

  “嗯。”点了下头,我站起身。会是侠客来找我,看来,应该是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了吧。

  “这是什么?”若岚看着摆在桌上的玉质牌子,有种很
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
输入页数
(第1/6页)当前2条/页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